把我熔了吧

把我熔了吧,权当回炉重造。

把我熔了吧,权当回炉重造。

突然有一天,我开始异常地渴望拔火罐。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望,可能就像公鸡见到朝阳忍不住要伸脖子打鸣的那种欲望一样。 但我从未拔过火罐,我只是恍惚中感觉我的后背,它需要什么东西来清理一下,急需什么方法来将我体内的原来不属于我的东西通通排除出去,而这个方法大概就是拔火罐了。因为它是现实中一种极为可行的方法,即使这种方法的效果就像用水来吸收二氧化碳一样——实在微乎其微。

因为一些原因,拔火罐这种效率低下的方式也变得难以实现,我只能继续难受着,就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开始羡慕化学中含有杂质的物质。比如含有二氧化碳的一氧化碳,只要巧妙地通过澄清石灰水便可“留得清白在人间”。假如我像他们一样,略经一番波折就能成为真正的自我,就能变得纯粹,那我该多么高兴。其实即使是经历纷繁的化合氧化过滤蒸发……什么样的磨难也无所谓,我只是希望纯粹的毫无杂质的“我”。

把我熔了吧,抑或是溶了,即使是融了也行。我一心只是想要变成微粒,变成肉眼不可见的原子电子离子,从根本上剔除其他杂质。我可以用酒精喷灯来蒸馏、灼烧,用滤纸来过滤,用层析液来层析,只为找出那些本不属于我的东西。是大块的废渣垃圾就让它永远离开我的思想;是毒素就将它就地销毁;是混合物就把其中有用的留下来为我所用。 而那些隐藏在我身体最深处的丑恶,要用最强的还原剂,用最猛烈的温度,用难以想象的高压,反应反应。以正真我,以除它恶。

但可惜的是这世界从没有有真正的纯净物,无论是实验课里的试剂,还是自然界里的物质,或是教授实验桌上的神秘液体,都不是纯净物。同时它们等待的也只是被混合的命运,他们无可奈何,只能默默地等待, 直到自己被利用而丢弃。但这样也是不错的,毕竟它们这些瓶瓶罐罐还有标签——自己是什么,纯度是(化学纯96%、实验纯98%),它们 知道自己体内有多少水分多少杂质,同时它们也清楚地了解那些杂质,知道这些杂质对它们们不会产生任何作用,丝毫不能改变他们原有的性质、特点。可是我连它们也不是如,纵然我抓耳挠腮,苦思冥想,我也不知道我体内的杂质究竟是什么,究竟占据了我几分之几。 对于杂质,我无能为力,只能任凭它们在我 体内与其他部分结合,使我身心已经剧变。而我甚至不能察觉分毫,更多时候我只能日日渴望着拔火罐。可就算拔火罐,就算全身都是拔火罐的印记也无济于事,我只能终日恐惧,因为我不知道这些杂质到底有什么作用?是好?是坏?是让我多呼出几摩尔二氧化碳还是让我少活几年,对此我感到惶惶不安, 因为我对这一切全然不知一窍不通。

这一切让我感到绝望。

所以,快来吧,快来吧,把我熔了吧!

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May Breeze Bless U
Built with Hugo
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